风雪中翩然而逝的背影

在林冲儿时,林父可能教过儿子《采薇》,屡屡读到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,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,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,我心酸悲,莫知我哀”时,林冲总会不解的问父亲“边关的将士班师而归,本应皆大欢喜,本文却为什么…